cover-帶小狗的女士(特寫) 櫻桃園文化在這裡收集了一些讀者對《帶小狗的女士:契訶夫小說新選新譯》的讀後感受(摘文見下,全文見其後超連結),一則則聚合起來頗有味道(單看一則或許又是另一回事),每位讀者就像散落在網海的一片片契訶夫式的細節浮枝,讓人想到契訶夫說的「如果開場時牆上掛著一把槍,那麼終場時槍必定要射擊。」──讀者感受到的任何一個細節和反饋都是有作用的,整體串連後會產生巨大的意義,彷彿槍聲轟隆隆,而每位讀者內心的這份意義也不盡相同,這就是契訶夫的魅力吧。

 

vsp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